本网站由金昌市司法局主办,今天是 2022年05月26日 星期四
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交流

防疫夫妻档!妻子支援武汉,丈夫深情表白:“你也还只是个孩子”

责任编辑:马静 发布时间:2020-02-11 阅读次数:
字号:A A    颜色:


《你也还只是个孩子》范元锋


    本网讯(通讯员 范元锋)我从老家返回的路上,看见妻发了一条动态,配上了孩子熟睡的图片,字里行间流露出一种离别的味道,只是我不知何事让她如此感慨良多。午后,她对我说医院通知要选派人去支援武汉,并用一种询问的眼光看着我,等待着我发表意见。
      
    一时,我竟没了主意。我深知,武汉作为病毒的始发地和重灾区,是阻击疫情的“第一战线”,人人都是趋之若鹜。让她去吧,实在太危险,而且两岁多的孩子也离不开妈妈。不让她去吧,在这国难当头的危急时刻,显然太过狭隘和自私。
       
    况且,以她的个性,永远不可能当一个逃兵。


    我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妻似乎看出了我的担忧和顾虑。她说,把孩子照顾好,我去吧,我不想将来留下遗憾。
       
    妻向来如此,自己决定的事八匹马也拉不回来。在她的意识形态里,可能没有为国为民英勇牺牲那么崇高的设定,但她作为一名平凡普通的内科大夫,身上一直不缺乏应有的职业素质和道德操守。
       
    忽地,妻又笑了,略显轻松的对我说,目前只是先期报名统计,作为后备力量,真正去武汉支援的可能性不大。我想也是,如果连我们这个地方的
医生都去支援,那疫情恐怕已经严重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


    第二天下班回来的路上,妻再次谈起支援武汉的事,说是人已经定好了,至于去不去现在还没有明确。然而中午她接了一个电话后,就开始着急忙慌的收拾东西,我问她,她低着头不说话,只是继续整理着衣服。我想应该是要出发了,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这么急。
       
    这时,孩子还在床边一声接一声地喊着妈妈,缠着要睡午觉,孩子太小,他不知道妈妈要去哪里,有多危险,多久才能回来,仍像往常一样,喝了奶躺在妻身边,在母子俩时断时续的对话中沉沉睡去。妻看着熟睡的孩子,终于压抑不住,哭出了声来。


    我实在不愿面对这种场景,便赶紧去医院帮忙收拾东西。武汉那里物资紧缺,能带的尽量都得带上。在知道她即将出发的消息后,同事已将口罩、眼罩、帽子、防护服等物品打包完毕,还有其他科的同事带着东西直接往家里送。大家都明白这次远征面临的是什么,远在外地的同学、好友,近在身边的同事、亲人,一个个都在为妻摇旗呐喊、加油助威。在接到通知后不到两小时,妻坐上医院的车向机场出发了。走的时候,天空起了雾,飘起了雪花,空气朦朦胧胧、冰冰凉凉的。看着她挤进车门时那瘦弱的身躯,穿着那件还没来得及换洗的棉衣,我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瞬间决堤而下。三十二岁的她,还是太年轻太柔弱了,此去前路迷雾重重,危机四伏,等待着她的,那将是一场生与死的较量啊!而我却无能无力,只能在出征的起点默默无言的送行,让她一个人去面对接下来的生死劫难。


    妻虽弱小一些,但她是勇敢的,这一点我从不怀疑。
       
    高中毕业那年,我俩都考上了师范类院校,她说想当医生,便重读了。第二年,她以全县第二名的高考成绩顺利考上了重点大学,随之远赴长沙求学。大学毕业后,她毅然放弃了大城市的优越条件和优厚待遇,一心返乡支医,成为庆阳市人民医院急诊科一名医生,并且在急诊的岗位上坚守了整整两年多的时间。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那两个夏天,酒后滋事的人特别多,急诊科医生被耍酒疯的人辱骂,甚至殴打,都是家常便饭,在这期间消化科成立也需要医生,我曾建议她向医院提请去消化科,被她断然拒绝了,她说这里更需要人,再坚持坚持吧!
       
    直到第三年的正月初四,那天妻在医院下班迟了,天已全黑,她刚出医院后门就被人持刀抢劫,在劫走手机、钱包等所有财物后,那个天杀的劫匪竟然动起了刀子,其中一刀穿透羽绒服和羊毛衫,在她的左胸处留下一道深深的伤口,最后缝合六针方才见愈,至今伤痕仍未褪去。


    我劝她去考研,或者别再上夜班了。她每次都用那双大眼睛瞪着我,哪有不上夜班的医生?接着说,呼吸内科正好缺人,想去试试,再倒倒运气。对于上次被劫,她一直说是自己运气不好,夜路走多了,还真碰见了鬼。
       
    呼吸内科从事什么工作,我大致有所了解,后来直到我彻底了解后,才明白她这是闯关式进阶,一级比一级难度大,一次比一次风险高。我能做的,正如这次支援武汉一样,默默地在后面支持她。巧合的是,这次她去武汉也是正月初四。


    很快,她便成长为呼吸内科的得力骨干,也成为我们的骄傲。我一直以妻为荣,从上学到工作,她从来都是名列前茅,让我始终保持着仰望的姿态。后来我们两个,一个从了医,一个从了警,都在没有假期的岗位,都是讲求奉献和牺牲的职业。结婚的时候,我终于颇有自信的对她说,咱俩也算是门当户对了吧!


    自从有了孩子后,不管多忙多累,妻总是要自己带着,除了偶尔外出培训、学习、开会,娘俩还从来没有长时间的分开过。孩子很黏她,这两天一直吵着要妈妈,我骗他说妈妈去加班,他似乎信了。我不知道妻何时能平安归来,我不知道还能骗孩子多久,而且,随着疫情形势越来越严峻,我也要去值守了。昨夜,我对孩子说要去上班,孩子突然就哭了,他说再等一分钟上班行不行,等睡着看不见爸爸了再走。顿时我的鼻头一酸,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
    
    孩子慢慢懂事了,我们却要开始放手远离了。今天早上,孩子一直在留意着我的动向,我尽量不声不响的偷偷的离开,但在关上门的那一刹那,背后传来了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 


    就在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妻随甘肃医疗队抵达武汉已有两天时间,已经投身于新型冠状病毒的一线防控工作。作为医属,我永远支持她,我会尽力抽出时间照顾好家人和孩子,让她在接下来征战的道路上没有后顾之忧。作为警属,我希望她再坚强再勇敢一些,面对疫情,坚定从容,面对生死,谈笑风云。
       
    初心常在,使命不违。就让我们夫妻俩相互慰勉吧!
    
    2020年1月30日记


    李  玲  女,汉族,出生于1987年4月,甘肃省合水县人。2010年6月毕业于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同年10月参加工作,现为庆阳市人民医院呼吸内科主治医师。是2020年1月28日甘肃援鄂医疗队成员之一。
    
    范元锋  男,汉族,出生于1986年9月,甘肃省合水县人。2009年10月参加工作,2010年8月参加公安工作,现为合水县公安局指挥中心副主任。


    编后(徐向钊):开始从朋友圈看到这篇日记时没有在意,但随着大家的连连转载,不由得仔细阅读了起来。读着读着,被作者对援鄂抗击疫病的妻子的深深思念和无限牵挂所感动,所震撼。作为半生对新闻事业苦苦追求的我,一种强烈的责任感迫使我必须找到作者,将这篇日记公布出来。千方百计与李玲工作的庆阳市人民医院联系找到了合水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终于找到了作者本人。但威武的一名警官在提到这事时却显得十分腼腆:随便写了一篇日记,没有想到被朋友发在了朋友圈,竟然引起这么多人关注,感到很不好意思。经过再三说服,征得范主任的同意才得以将这篇日记公之于众。满含泪水编辑完这个链接时,似乎还缺少点什么。思来想去,厚着脸问范主任要来他们夫妻的一些聊天记录和他们的部分照片一同发布出来。


    妻子在一线和战友们舍生忘死,与疫情抗击,作为一名警察的丈夫在后方既要与同事们共同维护一方平安,阻击疫情,更要照顾年幼的孩子,他们都是英雄。有这样一群英雄,我们何愁不能打赢这场疫情阻击战!


来源:庆阳司法微发布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信息报送

金昌市金川区延安路103号 联系电话: 0935-5830288 您是第 位访客

金昌市司法局主办 陇ICP备11000099号 网站标识码:6203000032 甘公网安备 62030202000113号